笔龙胆新作《东南风云》第164章:陈虹问题

萧荣荣说:“老婆,我们可不能拖儿子的后腿。当干部就该为老百姓做事嘛,这为老百姓的事情做得越好,官也能当得越大,不矛盾的呢。”

萧峥笑道:“老爸,你最近思想觉悟提高了啊,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萧荣荣假装板起脸:“儿子,在你眼里,老爸就是一个土包子?我告诉你啊,我要是没有点想法,能把你培养得这么好?”

费青妹嗤道:“萧荣荣,你就吹大牛吧!”萧荣荣反驳道:“吹牛也要有资本的嘛!我儿子现在当干部,我也算是有点资本了吧?”萧荣荣、费青妹心里都是为儿子骄傲的,萧峥也不去管他们,任由他们在那里拌嘴,偶尔回家一次,听听两老拌拌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荣荣、青妹啊!今天萧峥回来了啊!”从门外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萧峥一听还颇为熟悉,这不就是之前在村上碰到的张嫂吗?

但进来的人,却不止张嫂一个人。跟着张嫂一起来的有李嫂、王嫂还有一个村上的小媳妇。

她们要么挎着篮子,要么提着塑料袋子。张嫂先开口道:“我带了些土鸡蛋,给萧峥吃啊。”李嫂、王嫂说:“我们家的土鸡, 也给萧峥带去镇上吃,在镇上很难吃到土鸡了!”小媳妇说:“我前两天去了娘家,带了一斤黄茶,让萧峥拿去尝尝,比市面上的绿茶口感要好呢,氨基酸含量还更高呢!”

萧荣荣、费青妹都愣住了,“张嫂、李嫂、王嫂,还有潘家媳妇,你们这是干什么呀?要来串串门,就串串门嘛,拿东西来干什么呀!”张嫂道:“要的,要的,萧峥在镇上当领导,又想着咱们呢!我们这几个人的老公,现在都在杭城地铁土运输队里,赚的钱可比矿上还多,我们来感谢一下萧峥不是应该的吗?”

李嫂说:“只要萧峥不嫌咱们的东西土就好啦。”萧峥看着他们:“怎么会嫌土呢?只不过镇上有规定,我们不能随便拿村民的东西。所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可东西我是真的不能收呢。”萧荣荣和费青妹也说:“是啊,鸡蛋我们家里也有的,而且你们家里还有小孩、男人,都需要吃的嘛。”

张嫂见这家人不肯收,就有点着急了:“萧峥,你是不是嫌弃我们这些老嫂子了,我们带点土鸡蛋、土鸡给你,都不屑收啊!”潘家小媳妇也说:“萧峥,我们真的不是来求你办事,我们只是来感谢你替我们家的男人找了工作,能赚更多的钱。就是想感谢你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这潘家小媳妇,虽是生活在农村,可长得肤白唇小颇为甜美,她这么说的时候,似乎还带着被萧峥误会的委屈,嘴巴微微嘟着,样子更见可爱。萧峥想,农村里的男人能娶到这样的小媳妇也算是有福气了。

王嫂也来激将了一把:“萧峥啊,你是不是当了领导,就看不起我们村里人了呀!”“是啊,是啊,准是这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萧峥实在不能不收。况且这也就是点土菜、土茶,收了也不违反原则。她们也真的只是感谢,并不涉及要萧峥帮忙办事。萧峥这才爽气地道:“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大家一片心意。”

张嫂、李嫂、王嫂和小媳妇这才脸上都挂了笑,赶紧将东西放下。张嫂笑着道:“萧峥难得回来一趟,你们父母儿子肯定有许多话说,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们先回了。”说着,张嫂朝其他女人招手,一同朝外面走去。

费青妹还客气地道:“不打紧的,你们喝杯茶再走嘛。”可张嫂四人,却已经跨出门,各自回去了。

萧荣荣、费青妹看看那些土鸡、土鸡蛋、茶叶等,两人都笑了笑,这是村上的人第一次因为儿子来送东西,这让萧荣荣和费青妹这两个普通农村夫妇,多少有点不适应。

以前也常常听到,村上谁谁给村支书、村长家送东西了,萧荣荣和费青妹心里多少也有点嫉妒,心想当个支书、村长就是好啊。没想到,今天也有人给他们家送东西了。要说没有一点高兴、一点开心是假的,因为这些东西,也说明了儿子有能力嘛。

可萧荣荣又想起了上次的红包和香烟,引发了纪委的调查,萧荣荣就问萧峥:“儿子,咱们拿了这些东西,该不会有人举报吧?”萧峥摇摇头说:“这些不算什么,也就是普通的礼尚往来,对了,下次回来我多带点水果来,到时候你们给张嫂他们也拿点去,这样一来就更没事了。”

这天晚上,萧峥和驾驶员都留在萧峥父母家吃晚饭。回县城之前,萧荣荣和费青妹一定要让萧峥把土鸡、土鸡蛋和茶叶都带上。萧峥道:“我带上这些干啥呀!我在家里又不做饭。”费青妹道:“不是让你自己做饭,你拿陈虹家去吧,他们县城人,这些土菜土鸡蛋稀罕着呢。”

萧峥想想这倒也是,也有段时间没去陈虹家了,正好趁今天有些土特产去一趟,估计陈虹和他父母都会高兴。

毕竟陈虹已经将她的身子都给了自己,他和陈虹早晚应该会结婚,以后也该多去去她们家。

萧峥让小钟送自己去陈虹家的小区,将一袋土鸡蛋留给了小钟,小钟连声道谢。萧峥提着一大摞的东西,上了陈虹家所在的楼道。

只为给陈虹和她家人一点惊喜,萧峥都没给陈虹打电话就过来了。到了门口,萧峥摁了门铃,从里面响起了陈虹母亲孙文敏的声音:“谁啊?”萧峥回答道:“阿姨,我是萧峥。”孙文敏忙道:“啊,是萧峥啊!我马上给你开门啊。”说完,孙文敏给萧峥开了门,脸上带着笑:“萧峥,今天怎么来了?”

萧峥道:“给你们送点土鸡蛋、土菜过来。”孙文敏一看萧峥手里大袋小袋的拎了这么多,一看还真是她很稀罕的土菜,声调都高了:“怎么拿这么多东西来啊!”孙文敏说着忙从萧峥手里接了过去,“来、来,快进来吧。”等萧峥进了屋子,孙文敏又朝外面望了望道,“陈虹今天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萧峥诧异:“陈虹没在家吃晚饭?”孙文敏道:“没有啊,她说跟朋友去吃个饭,我还以为是跟你一起去吃的,她不想告诉我们而已。”

萧峥神情微微有些变化,心道,她去外面吃饭,也没有跟自己说一声,不知道是跟谁去吃饭了?难道又是学校里的应酬吗?

这时候,已经吃好晚饭正在客厅喝茶的陈光明,也站起来,招呼道:“萧峥来啦,到这里来坐,我们一起喝茶。”

等萧峥坐下之后,孙文敏已经将东西放到了厨房,给萧峥端了一杯茶出来,“你们慢慢聊,我给陈虹打个电话,让她早点回来。”

萧峥说:“阿姨,你自己忙,还是我来打电话吧。”孙文敏道:“那也好,你让她马上回来吧,外面的饭到一下场就可以了,也该回来了。”

萧峥拿起电话,给陈虹拨了过去。几秒种后,手机里却传来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的声音。

陈虹的电话怎么关机了?是没电了吗?还是有别的原因?萧峥的脑海里掠过了一丝疑问。

孙文敏又问道:“怎么样?打通了吗?”萧峥道:“手机关机了。”孙文明道:“这孩子,人在外面,手机怎么能关机呢?肯定是没电了。她身边怎么就不带个充电器呢?”

陈光明道:“陈虹平时很少关机的,肯定是没电了,她放在包里说不定还没注意到呢。萧峥,来,抽根烟,我们一边喝茶,一边等吧。这两天她也没怎么出去过,今天应该也很快就回的。我们抽根烟,说不定就回来了。”

“好,”萧峥从口袋里掏出了华烟,这个时候,陈光明已经抽出一根软华子,递给了萧峥:“来,先抽我的。”

两个人都把香烟给点上了,陈光明就跟萧峥聊起来,说他也听说了,天荒镇的停矿工作很顺利嘛,是全县第一个实现全部停矿的乡镇喽,下一步是不是要推进“富丽乡村建设”了?萧峥说,是的,下一步就是村庄规划和产业规划,正在想办法筹钱。陈光明说,他本来是可以帮助天荒镇争取一些资金的,可自从上次开会,他站在了支持肖书记那一边之后,县长方也同明显不开心,对他陈光明也有看法,所以农业口子的资金要给天荒镇,恐怕有点困难。

萧峥道:“这个,我们管镇长也已经考虑到了,能理解的。我们会自己再想办法。”陈光明说:“拿不到县里的补助资金,其实也没有关系,可以考虑向市里和省里去争取。”

方县长不给钱,那可以去省里、市里争取,上面的钱多呀!果然是老马识途啊,陈光明以前看不起自己,可最近这段时间,还是很给力的。萧峥道:“谢谢陈局长的点拨了,我还没想到这个点子呢,对啊,为什么不去向省里市里争取资金?”

陈光明道:“话是这么说,不过省里、市里的钱也不是这么好拿的,特别是那些掌管补助审批的处长们,各个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你们得粮草先行,把他们伺候开心了,他们才会同意给补助,否则处处给你们设关卡。”

两人抽了好几支烟,陈虹还没有来,萧峥就告辞了,并说等陈虹回家了,给他回个电话。他还是有些担心陈虹。

他打了个车回去,车子经过一家大酒店的时候,萧峥无意中朝酒楼上望了眼,却发现窗口一个身影,是如此的熟悉,竟然就是陈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