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韦斯特伍德:我想让女人穿的像个英雄

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贵族、名媛、名人及艺术家常聚集在纽约、巴黎和伦敦的时髦咖啡馆和餐厅里谈论文学艺术,这群风雅人物之间的社交圈被人们称作「cafe society(咖啡公社)。

到了1930年代,禁酒时期结束后八卦小报崛起,其中大肆报道咖啡公社成员,让这一名词在纽约市逐渐流行。

为此拍过同名电影的伍迪艾伦曾表示,「那段时期始终令我着迷,那是纽约史上最令人兴奋的年代之一,生活充满美好的剧院、咖啡馆和餐厅,不管你身在何处,都能感觉整座曼哈顿岛被活跃夜生活的光线照耀着。」

同样迷恋于那一时期的还有薇薇安·韦斯特伍德,其品牌1994春夏系列被命名为「cafe society」,以展现那个年代名流社会的衣香鬓影与觥筹交错。

这一季,她将视线年代,灵感来自两个人,一位是巴黎后印象派画家henri toulouse-lautrec,他的画里充满缤纷色彩与戏剧装束;另一位则是1858年到巴黎创立高级时装周的charles frederick worth,时装史研究家们称他为「高级定制之父」、「150年前的john galliano」。

可以说她就是用高级定制之父的剪裁手法去重现了画家笔下女子,发布会选址在建于1862年的巴黎洲际大酒店,这里曾是诸多皇室成员指定下榻的地方,模特们瞄着细长弯眉毛及浆果色唇彩,头顶维多利亚时期的卷发造型,身穿洛可可风的华丽服饰,或是带有超大蝴蝶结的紧身胸衣,带着手套配饰,缓步摇曳在豹纹地毯上,让观者有种穿梭回那个黄金时代的错觉。

尤其这套绝色长裙,加上头纱最是点睛之笔,头纱中部至尾部洒满金色亮片元素,让原本简洁的头纱瞬间带有高贵神圣的感觉。

对于这场秀,薇薇安·韦斯特伍德选择用一种颓废和戏剧化的氛围,大玩艺术,部分模特舔着冰淇淋悠闲地从幕布后妖娆走出,她们摆动着臀部流苏,脚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前行,性感、叛逆又遥不可及,还挑逗性地将手中的冰淇淋递给台下摄影师尝了一口。

超模kate moss环场压轴闭幕的画面尤为经典,她上身只佩戴了品牌最标志性的土星立体项链,下半身穿着一件条纹超短裙,漫不经心地吃着梦龙冰淇淋,薇薇安·韦斯特伍德说这条迷你裙象征着解放和自由。

这场秀发布后立马占据各大报纸头版,媒体对其元素和逆主流行为是一窝蜂批评,《每日邮报》发布头版报道称这系列将高级时装推向了新的低谷,把模特Carla Bruni比作「廉价馅饼」,还说Kate Moss看起来就像一个「童妓」。

薇薇安·韦斯特伍德后来解释道,她这些具有对抗性的设计是为那些坚强的人准备的,回想起上世纪20年代的女性便是如此,相当有自我主张,优雅又不跟随主流时尚。

王菲在2003年的「菲比寻常」红磡演唱会上,也曾穿着这件超短裙登上开场,成为这场演唱会中的经典造型之一。

时装策展人克莱尔·威尔科克斯指出:「在薇薇安·韦斯特伍德的设计中,性感是由感觉决定的,她的意图是唤醒身体与精神,并让穿着者相信衣服不仅能为私人和公众带来愉悦,还能通过打扮提高自我意识。」

这场秀现如今成为薇薇安·韦斯特伍德品牌历史上最重要且知名的秀场之一,其系列作品也被博物馆作为文物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