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朋克之母维斯特伍德

“朋克”归来

Met Ball上的耀眼星光为“朋克:从混沌到时尚”主题展拉开帷幕。从左至右依次为:碧昂斯,麦当娜,敏卡·凯利,安妮·海瑟薇。

本届大都会博物馆慈善展向人们展现了过去40年中,朋克文化对时尚产业的影响。

朋克现在已经不仅是一种音乐类型。作为一种审美态度,它对高级时装的影响越来越大。今年的“纽约大都会慈善展(MetGala)”,美版《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定下了“朋克:从混沌到时尚(PUNK:ChaosToCouture)”的主题,再次把人们的视线带回到那个充斥着青春激情与叛逆的年代。

那些活跃在20世纪70年代的“朋克”们,可能从来不曾想过,他们的破洞T恤、紧身裤、铆钉皮夹克,会成为2013年5月至8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展览中陈列的展品。

在很多人眼里,朋克意味着疯狂与荒诞——粗犷、颓废与破旧一直是它甩不掉的标签。曾几何时,“朋克”们卷携着惊世骇俗的“混乱”,在英伦文化中掀起一阵“反叛”的巨浪。

如今,朋克已在不知不觉间从底层的“小混混”风格,爬上了时尚的上层建筑。不仅是英国,整个世界都被这场叛逆之风席卷。

“显而易见,一种新的能量出现了,非常与众不同的事正在发生。它的根基在音乐,但是它也影响了人们的穿着。”有着朋克摄影“教母”之称的希拉·洛克如是说。

朋克犹如一颗在废品堆里闪耀的钻石,不断激起人们的关注。不少高级时装设计师都曾在朋克文化中汲取创作灵感,其狂妄不羁的风格也逐渐“登堂入室”,成为了时尚界独树一帜的设计理念。

“活的太快,死得太早(TooFastToLiveTooYoungToDie)。”是许多人记忆中最经典的“朋克”口号之一。这句口号,正是由当今英国时装界的“西太后”维维安·韦斯特伍德第一个喊出。

韦斯特伍德曾是70年代朋克运动的显赫人物,被时尚界奉为“朋克之母”。1971年,韦斯特伍德结识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英国摇滚乐队“性手枪”的组建者考姆·麦克莱伦,她们在国王大道合伙开设了第一家精品店:“Let’sRock”,从此拉开了韦斯特伍德用“叛逆朋克风”征战时尚界的序幕。

韦斯特伍德的设计风格大胆,金属挂链和色情口号都是她作品中最常见的“装饰”,而不对称的剪裁、撕裂的口子或破洞,也在她的设计中屡见不鲜。当时,她的设计与传统的时装界格格不入,一时间,韦斯特伍德成为了“离经叛道”的代表。

如今,由韦斯特伍德所创造的风格早已摆脱了“异类”的别称,成功汇入到主流设计理念当中。尽管她的风格并没形成潮流,但她所带来的设计观念,的确给时装界造成了剧烈的冲击。

追逐朋克风格的设计师,似乎都有着倔强的灵魂。在他们身上,你能强烈的感觉到设计师对奢华生活的不屑,以及对自由精神的偏执。而在他们叛逆与冷漠的面具之后,隐藏着的,往往是一颗不肯随波逐流的心。

“我从来不想和拉格菲尔德(注:香奈儿设计师,时尚界的“老佛爷”)居住在同一个世界,我也不打算开始做一个对流行谄媚的势利鬼。”英格兰“坏男孩”亚历山大·麦昆曾这样说过。

“一半儿华丽,一半儿暗黑”是麦昆的特色,也是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朋克”标签。在著名时尚编维多利亚·普拉姆-赛克斯眼里,这个来自伦敦东区的年轻设计师一点不掩饰自己的东区口音,也不想装作高贵时髦:“他对自己的眼光和才华无比自信,并将高级定制服装中的手工剪裁技艺与贫民区的街头暴力风格完美结合。”麦昆的作品既性感又晦暗,像是对过分精致的高级订制服宣战。

朋克为时装设计师们提供了无数的灵感,而设计师的创意又让朋克藉由时装不断发展延续。不仅麦昆钟爱朋克风,许多设计界的“大腕”:马克·雅各布斯、川久保玲、亚历山大·王等,都曾向朋克文化“取经”,推出过充满叛逆风格的作品。

有人说,朋克一直在我们身边,它源自于人们内心的渴求,为推翻现状和权威而生。对“朋克风”的拥护者们来说,“朋克”的辉煌意味着叛逆与激情的迸发,也让人们在混沌中“重新发现自己是谁”。

朋克现在已经不仅是一种音乐类型。作为一种审美态度,它对高级时装的影响越来越大。今年的“纽约大都会慈善展(MetGala)”,美版《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定下了“朋克:从混沌到时尚(PUNK:ChaosToCouture)”的主题,再次把人们的视线带回到那个充斥着青春激情与叛逆的年代。

那些活跃在20世纪70年代的“朋克”们,可能从来不曾想过,他们的破洞T恤、紧身裤、铆钉皮夹克,会成为2013年5月至8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展览中陈列的展品。

在很多人眼里,朋克意味着疯狂与荒诞——粗犷、颓废与破旧一直是它甩不掉的标签。曾几何时,“朋克”们卷携着惊世骇俗的“混乱”,在英伦文化中掀起一阵“反叛”的巨浪。

如今,朋克已在不知不觉间从底层的“小混混”风格,爬上了时尚的上层建筑。不仅是英国,整个世界都被这场叛逆之风席卷。

“显而易见,一种新的能量出现了,非常与众不同的事正在发生。它的根基在音乐,但是它也影响了人们的穿着。”有着朋克摄影“教母”之称的希拉·洛克如是说。

朋克犹如一颗在废品堆里闪耀的钻石,不断激起人们的关注。不少高级时装设计师都曾在朋克文化中汲取创作灵感,其狂妄不羁的风格也逐渐“登堂入室”,成为了时尚界独树一帜的设计理念。

“活的太快,死得太早(TooFastToLiveTooYoungToDie)。”是许多人记忆中最经典的“朋克”口号之一。这句口号,正是由当今英国时装界的“西太后”维维安·韦斯特伍德第一个喊出。

韦斯特伍德曾是70年代朋克运动的显赫人物,被时尚界奉为“朋克之母”。1971年,韦斯特伍德结识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英国摇滚乐队“性手枪”的组建者考姆·麦克莱伦,她们在国王大道合伙开设了第一家精品店:“Let’sRock”,从此拉开了韦斯特伍德用“叛逆朋克风”征战时尚界的序幕。

韦斯特伍德的设计风格大胆,金属挂链和色情口号都是她作品中最常见的“装饰”,而不对称的剪裁、撕裂的口子或破洞,也在她的设计中屡见不鲜。当时,她的设计与传统的时装界格格不入,一时间,韦斯特伍德成为了“离经叛道”的代表。

如今,由韦斯特伍德所创造的风格早已摆脱了“异类”的别称,成功汇入到主流设计理念当中。尽管她的风格并没形成潮流,但她所带来的设计观念,的确给时装界造成了剧烈的冲击。

追逐朋克风格的设计师,似乎都有着倔强的灵魂。在他们身上,你能强烈的感觉到设计师对奢华生活的不屑,以及对自由精神的偏执。而在他们叛逆与冷漠的面具之后,隐藏着的,往往是一颗不肯随波逐流的心。

“我从来不想和拉格菲尔德(注:香奈儿设计师,时尚界的“老佛爷”)居住在同一个世界,我也不打算开始做一个对流行谄媚的势利鬼。”英格兰“坏男孩”亚历山大·麦昆曾这样说过。

“一半儿华丽,一半儿暗黑”是麦昆的特色,也是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朋克”标签。在著名时尚编维多利亚·普拉姆-赛克斯眼里,这个来自伦敦东区的年轻设计师一点不掩饰自己的东区口音,也不想装作高贵时髦:“他对自己的眼光和才华无比自信,并将高级定制服装中的手工剪裁技艺与贫民区的街头暴力风格完美结合。”麦昆的作品既性感又晦暗,像是对过分精致的高级订制服宣战。

朋克为时装设计师们提供了无数的灵感,而设计师的创意又让朋克藉由时装不断发展延续。不仅麦昆钟爱朋克风,许多设计界的“大腕”:马克·雅各布斯、川久保玲、亚历山大·王等,都曾向朋克文化“取经”,推出过充满叛逆风格的作品。

有人说,朋克一直在我们身边,它源自于人们内心的渴求,为推翻现状和权威而生。对“朋克风”的拥护者们来说,“朋克”的辉煌意味着叛逆与激情的迸发,也让人们在混沌中“重新发现自己是谁”。

VIVIENNE WESTWOOD 朋克之母

她将时尚玩弄于传统与现代之间;她让摇滚有了典型的外表;她在荒谬中演绎着另类的性感;她将非主流文化带到高级时装的舞台上。她就是——

维维安·维斯特伍德是现代时装界当之无愧的设计大师,媒体曾对她的成就及影响力作出如此评述:“她与伊夫·圣·洛朗、乔治·阿玛尼、艾玛纽尔·昂格鲁、卡尔·拉格菲尔德和克里斯汀·拉夸并作为时装界真正闪耀的明星,经由这六人之手的时装被一根金丝带连接着。所有眼睛都盯在他们身上,他们显示了服装业发展的前景。”在维斯特伍德的职业生涯中,她不断创作着领先于时代的设计,一次又一次震撼着世界时尚舞台。直到今天,这位年近七旬的设计师仍然活跃在时装界,用她的智慧与激情续写着传奇。

维维安·维斯特伍德(原名维维安·依莎贝尔·斯威尔)1941年4月8日出生于英国,母亲是一位纺织女工,父亲则是一名制鞋匠。在家里的三个孩子中,维斯特伍德排行老大,尽管家庭并不十分富有,她却度过了幸福快乐的童年。维斯特伍德自幼聪颖过人,并对时装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童年时期的她曾被著名时装设计师克里斯汀·迪奥的作品所吸引,少女时的她便开始为自己制作衣服了,并希望通过时装使人感到震惊,她的母亲在后来回忆说:“早在16岁时她就开始穿一些奇形怪状的衣服了。”周围的同学们都认为她又傻又疯,但她丝毫不予理会。

20世纪50年代末,斯威尔一家搬迁到了伦敦北部,维斯特伍德进入哈罗艺术学校学习银器制造,但仅一个学期便离开了。随后她找到了一份销售珠宝的工作,还先后当过工厂女工和小学教师。这段经历影响了她之后的设计生涯,直到现在,珠宝首饰都是维维安·维斯特伍德品牌的重要产品之一。

1965年,维斯特伍德遇到了对她的人生及事业都产生了极大影响的人——马尔科姆·麦克洛伦。他们共同探究彼此对于世界和艺术的理解,表达各自的观点,并引发了早期的朋克文化。1971年,二人在国王路430号合作开了一家名为“Letit roll”(尽情摇滚)的小店,就此掀起了一股轰轰烈烈的文化风暴。

维斯特伍德将麦克洛伦看作自己的良师益友。麦克洛伦不仅完全肯定维斯特伍德的着装方式,还进一步激发了她的思考力,他们共同着迷于服装和摇滚乐。当时的英国正处于经济下滑期,朋克文化渐由一种音乐形态开始在社会上兴起,其领军人物便是麦克洛伦和维斯特伍德。他们用音乐和服装表达着自己的情感,麦克洛伦引导了朋克文化的思想,维斯特伍德则让它具有了鲜明的外型——她不仅在店里出售风格大胆、充满挑衅意味的服装,还剪短了自己的头发,漂白并剔掉了一部分。这些被人们视为粗暴的设计成为了朋克的典型形象,受到摇滚乐手及青年人的追捧,她也由此被人们冠以“朋克之母”的称号。

国王路430号就这样成为了英国朋克运动的发源地,他们的店铺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并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直到1972年,国王路430号进入到了它的第二个时期:店名由“Letit rock”(尽情摇滚)更改为“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odie”(活得太快,死得太早)。在这一阶段里,维斯特伍德继续着她那颠覆传统的另类设计风格。他们购进了一批二手服饰,并由维斯特伍德负责对其改造。她在黑色的T恤上面打孔、钉金属钉、穿链条,用羽毛、马鬃、骷髅头、十字骨棒甚至废旧的自行车轮胎进行装饰,最具代表性的一件T恤上更用煮熟的鸡骨头拼成了“ROCK”(摇滚)的字样。这种夸张大胆的设计对当时的主流时装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并迅速形成了一股新的时尚潮流。

维斯特伍德和麦克洛伦就这样在国王路430号张扬着他们的叛逆与个性,音乐和服装设计作为传达工具被融入了各种不安分的因素,他们通过这种方式鲜明地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和对于社会的种种不满。1974年,国王路430号被重新命名为“Sex”(性感),并开始出售大量的人造革服装。你能在店内看到各种性感的连衣裙、皮质短裙和狂野另类的装饰品如链条、挂锁、短剑等,可以想像这些疯狂的设计在传统的英国社会中意味着什么,你需要极大的勇气才能穿上它们,所有的这一切都散发着极其强烈的个人主义色彩。

二人的店铺在经历过这几个时期之后,于1977年再次更名为“Seditionaries”(叛乱分子),在这期间,维斯特伍德与麦克洛伦确立了朋克运动标志性的形象识别。对于他们而言,服装具有传播音乐的力量,比一切来得都更为重要。由早期的朋克形象发展到现在,他们最终将那些被人们视为荒诞、不雅的设计元素转化成为流行时尚。在这个过程中,维斯特伍德一直从朋克摇滚中汲取灵感,并努力探究出自己的设计方向,正如她本人所解释的那样:“我习惯于先经过研究再着手工作。朋克摇滚来源于我深深为之着迷的事物。在‘Sex’时期,当我制作那些人造皮革服饰的时候,我的灵感完全来源于这些偶像级的人物以及他们行为背后的动机。我一直想深入进去研究个透。我所想的就是做出他们真正要穿的衣服,而这就能解释那些皮带与链条从何而来。事实上,没有人可以从真空中变出什么来。的确,它们来源于一片混乱,而这片混乱就是你一直在努力搜寻并试图发掘的东西。”

维斯特伍德不断用令人震撼的设计冲击着社会,而当朋克运动逐渐由小众的地下文化消融到主流文化中时,她却开始重新审视这一切。在1980年,维斯特伍德和麦克洛伦仍然保持着合作关系,但彼此在兴趣方面却各有侧重:麦克洛伦更加专注于音乐,维斯特伍德则全心投入到时装设计中。朋克精神在这时仿佛不再能吸引她了,当她看着那些由自己制造的另类服装时,突然对以往的设计产生了怀疑:“我逐渐厌倦了用反叛的观点来看待服饰——我觉得它让人精疲力竭。后来我甚至弄不清楚我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最后我意识到如果有什么东西是‘反建设’的,那么它也一定是在扶持‘建设’。”表面的狂乱使维斯特伍德有些厌烦,进入了不惑之年的她开始重新构思“如何从内部进行真正的破坏”。

随着设计观念上的改变,国王路430号最后一次更换了名字:“Worldsend”(世界的尽头)。维斯特伍德和麦克洛伦以他们全新的方式向人们发布了“海盗”系列时装作品。这套作品让维斯特伍德走向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设计道路,她开始深入研究古典服饰的结构与制作技术,从各个时期的传统服装中获得灵感。

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维斯特伍德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像一位时装设计师。她将时装的剪裁、做工和形式放在首位,创造出了更具风格的作品。不少人至今都认为维斯特伍德的设计是叛逆、另类、夸张和反传统的,但这其实只是最为表面的形式。她一直尊崇精美绝伦的古典服饰,并将传统的时装风格作为自己设计的基础,依循其中的规矩进行大胆的创新。那些美好的事物和元素被她不断重组,再通过各种不寻常的手法表现出来。介于夸张与严格之间,维斯特伍德建立起了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

1982年到1983年,维斯特伍德又陆续举办了名为“野人”和“水牛”的两场时装发布会,她运用了大量表现人类原始文明的元素,呼唤人们感受自然及那些远去的事物。同时她与麦克洛伦的合作关系也发生了变化,麦克洛伦不再过多地参与设计工作,维斯特伍德则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时装设计师。

此后,维斯特伍德的设计道路越走越宽,她开始在巴黎举办时装发布会,并征服了高级时装界。人们惊叹于她夸张前卫的设计,也永远无法拒绝她丰富的想像力和创新手法。作为一名特立独行的设计师,维斯特伍德始终把商业效益放在最后考虑,她的创作过程是对文化和艺术的探究过程,所以其作品也更加耐人寻味:1984年的“催眠”系列采用了光滑的人造纤维面料,将运动与时尚融为一体;1985年推出的“迷你衬裙”取材自19世纪的衬裙,用现代的手法完美演绎了传统的形态;1987年的时装系列“海力斯粗花呢”对英国的传统织物和剪裁表达了深深敬意;20世纪90年代的作品更加倾向于古典美学的复兴。18世纪的古董、洛可可式的设计风格、19世纪的法国油画等都成为了她灵感的来源,所推出的设计作品更被法国艺术界描述为贵族化的时装……正如她少女时期的愿望一样,维斯特伍德不断用时装作品震撼着人们,每一系列都被人们奉为经典,并深刻影响了众多的后辈设计师们。

她从未上过正规的服装设计课程,却喜欢用立体剪裁的方式制作女装。她不依赖于平面的设计草图,喜欢亲自动手在身上拉扯衣服和面料。凭借夸张独特的表现手法和对于服装历史的深刻了解,维斯特伍德成为了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时装设计师,并最终为英国在世界时装的大舞台上争得了一席之地。

如果没有维斯特伍德,我们也许至今也无法想像摇滚究竟该是什么样子。她在早期引领了朋克风潮,并继而改写了后现代时装风格,为高级时装注入了令人震撼的新力量。现在的维斯特伍德已能将英国与法国的文化完美地结合在设计之中,她用英式简洁利索的剪裁和结构表现法国完美的时装品质,创造出与众不同的新风格。你或许不能完全接受她的疯狂和另类,但你所喜爱的设计师们很可能便是受到了她的思想启迪而摸索出自己的创作道路。她是一段文化的创始者,并始终坚持着她的历史主义情节,著名时装设计师卡尔·拉格菲尔德声称:“维斯特伍德的服装和历史的关系,与任何其他设计师和历史服装的关系,是建立在两种不同的基础之上的。”她就这样在遵循与颠覆之中,改变了人们对时装的根本观念,为现代时装设计的发展书写下新的历史篇章。

朋克(Punk),是最原始的摇滚乐—-由一个简单悦耳的主旋律和三个组成。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一种源于20世纪60年代车库摇滚和前朋克摇滚的简单摇滚乐。朋克音乐不太讲究音乐技巧,更加倾向于思想解放和反主流的尖锐立场,这种初衷在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在英美两国都得到了积极效仿,最终形成了朋克运动。尽管朋克乐队大多惊人地相似,作品也过于单调,但许多著名的朋克乐队都有自己的显著个性特点,比如Ramones的泡泡糖流行乐、SexPistols的强力、Buzzcocks的)流行感觉、the-Clash的雷鬼元素、Wire的艺术试验特色等。此后朋克逐渐过渡成后朋克、新浪潮、硬核等风格,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朋克运动整体陷入低潮。

时尚的“永恒情结”—朋克风的经典之论

朋克风是以朋克音乐为基础而诞生。在文化领域中,它对青年文化激发出一系列新的反应,作为一种亚文化风格表现在服装与视觉上。朋克文化在时尚消费市场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它是二战后欧美消费热潮的最大影响力之一,青年们用音乐与时尚来努力地塑造实现自己的身份地位。将“青春”普及为“风格”和“外观“,反映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英国与美国流行艺术运动中,打破了高低文化间的差异性。

20世纪70年代中期,因英国经济不景气加上特殊的社会风气,英国下层社会的青年人中,由失业者和辍学学生组建了“工人阶级亚文化”的群体,因为以“proto-punk”音乐闻名,他们的亚文化群体便称为“Punk(朋克)”。

他们用自己特立独行的装束彰显自己,表明他们与主流文化及其他青年文化的不同;拒绝权威,提倡消除阶级,崇尚“颠覆”。不仅影响了传统音乐,更是对高端时尚的抗拒和反叛,形成他们极端个性,带有强烈易辨的群体流行风格—朋克风。

它的主要特色是开线或故意撕破弄脏的缀满亮片、大头针、拉链装饰的衣服,衣服上印有粗俗的字眼和图案、还有渔网似的长筒等等。

在美国,”波普风之父“安迪·沃霍尔和他的Factory工作室中,波普的特征-重复性,秉持着“Live fast,Die Yound(放纵生活,至死不衰)”的格言。以享乐主义为目标,将艺术商业化使更多人欣赏到艺术的美妙和华丽。这观念影响了一批前卫音乐家,特别是“Velvet Underground(地下丝绒)”乐队。

1975年,美国的“朋克场景”进入到MTV亚文化,歌唱者们的着装体现了”街头风的形象“,形成了一种朋克的新美学。黑皮夹、T恤衫、直筒牛仔裤与运动鞋这样的外观象征了美国地下音乐的最初面貌。

1977年是英国朋克风的巅峰期。作家迪克·赫伯迪格(Dick Hebdige)为此著了本关于朋克风的书《亚文化:风格的意义》,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符号学、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理论,描绘了二战后英国青年文化的观点,这些青年文化是以工人阶级的身份,与束缚他们生活的主导力量作出响应。在这分析中,他引用了”bricolage(拼装)“的概念作为文本组合的不同编码对象,对朋克风格的服饰进行并列与重构。比如说别针,最初的用义是将尿布固定在一起,防止对儿通造成伤害。当它用于穿过鼻孔或是被撕破的牛仔裤和夹衫时,它的意义被重新定义了。

服装的朋克风格真正成功的设计师莫属Vivienne Westwood(维维安.维斯特伍德,她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创新精神的设计师之一。她坚持性感就是时髦,把内衣当外衣穿,甚至把文胸穿在外衣外面,在设计中大部分引入了亚文化和朋克元素,被公认为“朋克之母”。

Vivienne于1971年开始设计服装,并在伦敦开了她的第一家精品服装店。每当她推出新的系列时,都会改变她的店名。第一次店名为Let it Rock,1974年当她与当时的男友兼商业伙伴马尔科姆·麦克拉伦 Malcolm McLaren在一起时,重新将店名改为Sex,宣告一种新的朋克注入时尚主流。在70年代朋克风鼎盛时期,Vivienne与被剥夺英国公民权的朋克青年合作进行最粗俗地手工设计,包括类似的撕破紧身T恤,这在性手抢SexPistols乐队演出中经常看到。1981年,Vivienne和Malcolm 举办的第一场时装“海盗”时装系列秀将这种地下风格带到了公众面前,这系列产品立即在当时英国青年社区取得成功,同时Vivienne也被称为朋克风格的不羁之王。

当她的服装第一次被展示在巴黎和伦敦的时装秀场时,英国媒体以一种厌恶的方式对她这第一次推出的服装系列进行嘲讽。其中一次是Vivienne作为BBC节目的嘉宾受邀,模特们穿上她1989年Time Machine秋冬系列中最新的作品在舞台上昂首阔步时,观众的笑声在整个广播过程中都能听到,而主持人自己似乎也在现场直播中嘲笑这位初露头角的设计师。

时尚社会总是一个奇怪组合,Vivienne和朋克对传统时髦的藐视,对传统美的摒弃,却使这种反时髦反时尚的样式又成为一种新的时髦、新的时尚。1992年,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授予她大英帝国女爵士勋章,而忠于形式,Vivienne她穿着灰色西装和裙子也接受了这一勋章。

时尚是近代史上最具自我意识的表现形式,知名的品牌和设计师以时尚的方式对全球事件、社会风气与时代精神作出反应,既有爽快地明确,也有策略性的潜台词。比如说”性别歧视“、”假象“、”环保重视“等等。相对地,朋克风的回归一点也不惊讶,毕竟它是时尚最初”“、”反派“的象征。虽然不是新的观念,但它依然很适合目前的情绪-现状。

每一年都有新的外观出现,但都是以旧或是经典的风格之间进行变化。它不时髦,但却是一种永恒的生活方式。朋克向来反对循规蹈矩,它是亚文化中一种不可否认的抗拒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