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 《文心雕草》:草木芳华在人间

从《诗经》到汪曾祺,从《山海经》到鲁迅兄弟,举凡《楚辞》、《尔雅》、历代文赋诗词笔记杂谈、民间俗语传说故事、《农政全书》、《本草纲目》,到今人如沈书枝的随笔《文心雕草》讲述“中国人文植物小史”,引述的材料不可谓不多,然而读之不觉芜杂,能够感觉到作者在自然博物上投入的心力,因爱而熟悉,因爱而与草木成了友人,没有刻板严肃的学术腔调,没有轻薄草率的唐突之词,作者与读者也是友人,促膝倾谈,分享他的喜悦。

每个人的气质都藏在他读过的书与走过的路里,对马俊江也如此吧。马俊江是北方人,20世纪70年代的北方孩子,先做了很多年的中学老师,然后才去读了北京大学的博士,现在落脚江南,做大学老师,教中国文学。阅读《文心雕草》,我能感觉他读书视野的广阔,而又不为书斋所困,他更欣喜于在野外、在水边、在田头,与植物们的相遇,也常常会想起幼时摘花斗草吃蔬果还有妈妈做的饭菜的情景。

马俊江写梧桐。从《尚书》落笔,在书里遇见一棵树:“峄阳孤桐”。我仿佛也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仰望,山头,一棵孤零零的高大的树。透纸而出,如画风景。许许多多的中国古书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桐树。有些桐树给人造了屋子,有些桐树给人做了凤琴,有些桐树在春天开了花,桐花万里路,铺满了古书的纸页。古人之桐种类繁多,名目杂乱,搞不清楚啊,没关系,只需领略桐树的美。马俊江说《诗经》是少年的春歌集,多阳光,多生长,多幻想,多欢乐,葱茏的树,留在少年的世界里没有变老,几千年后,看书的人看见它遇见它,它还是挺拔、葱茏。他写得那样美,到了结尾,那一句:“梧桐树叶大,用来喂猪,猪也跟着大。”十余字,轻盈利落,忽然给辞藻祛了魅,落到了实实在在的生活里。

我爱这实实在在的人间气息。《文心雕草》写各种草木,采采卷耳,杨柳依依,青青水中蒲,中国古典文学从来不缺少花草的歌咏,今人写成的散文随笔更是填满了报刊书籍,可是,好多都美则美矣,缺少了一些仿佛灵魂的东西。《文心雕草》不一样,我读着读着,总是在感动,读到一半,就忍不住去各处网络平台推崇它的好,我与读友们说我一定会写书评与笔记,而我恐怕我写不出它的好。我果然写不出它的好,它太清澈干净了,而我太笨拙。

马俊江说他喜欢汪曾祺的文章,字里人生一言以蔽之,就是从容。马俊江喜欢鲁迅兄弟写百草园、写植物的散文,说他们没有专业壁垒,喜读杂书,也没有实用文体和纯文艺之分,对天地万物皆有兴致,写来就是好文章。这种喜欢是有审美和心气的相契的,马俊江的文章也是融合了这些特点的,呈现给读者的是人人都能看懂的草木的气象和特征,每一句都像白描,素朴淡泊,没有编造的痕迹,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和汉语言的魅力就悄然流动了,那种底蕴丰富的中国味儿,返璞归真的淡之味,正是中国古典美学的核心命题。

芳华何小萍结局如何?和林峰在一起了吗?女主苗苗个人资料年龄介绍

电影《芳华》即将上映备受关注,剧中苗苗饰演的女主角何小萍一直受到排挤,但是暗恋着男主刘峰。这令人十分好奇《芳华》何小萍的结局是什么,最后和刘峰在一起了吗?随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吧。

《芳华》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军队文工团里一群正值芳华的少男少女的故事,女主角何小萍是从乡下来的文艺女兵。

何小萍进入文工团后,原以为脱离被当做累赘的家庭就能一帆风顺,在文工团因不合群的性格,经常受到其他人的排挤。从而被巨大的孤独感包围,感觉自己是被抛弃,被放弃的人。

而饰演女主角何小萍的苗苗从小性格内向、耿直,现实生活中也曾被“排挤”。第一次看到剧本的时候,就感觉何小萍这一角色与自己很相似,连她的遭遇也能感同身受。

为了更好地让演员入戏,导演要求大家在生活中也孤立苗苗,从开始就让苗苗和何小萍合二为一,以至于在文工团解散的戏份中,看着即将离别的战友,大家抱在一团痛哭,而何小萍却无动于衷时。

苗苗发现自己完全置身集体之外,这种无法抽离角色的感觉,令她一度抑郁。就连杀青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无法与何小萍真正“分开”,更找不到现实中的自己。

片中何小萍因“不良习气”被文工团里的其他人集体歧视,双人舞蹈却没有人愿意与她合作,直到“活雷锋”刘峰(黄轩 饰)为她解围,她也因此暗生情愫,“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而这一切的一切,爱而不宣也好,看低鄙夷也好,在那个特殊年代,遇上了战争都变得不再重要。片首,她穿着军装,手臂上大大的红十字架标志表明了她的身份–战地医生。

战争时期,何小萍遭遇残酷战火的洗礼,内心受到强烈震撼,同其他人一起被时代洪流席卷,经历命运巨变,是青春“芳华”也是血色“芳华”。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